快捷搜索:  test

那么也从侧面说明了那雷动天背后的实力只怕真

 
    剑尊者等人已经去到了玉唐城城外,在一座山下掏了一个山洞,暂避风雪,籍以疗伤修养。
 
    以他们的修为,自然可以无视风雪,当然,现在还处在重伤之中的剑尊者不在此列!
 
    最少还需要三天的休整时间,才可以勉强行动。
 
    只是经此重创,剑尊者的修为大损却是无法避免的不争事实。
 
    “这一次打完了我心里还是迷迷糊糊的。”冰尊者挠着头道:“咱们究竟是为了什么打起来的?他们为什么要杀老五?”
 
    雪尊者冷冷道:“起因大抵就是一个误会,及至老五死了之后,所谓的误会也就不再重要了。”
 
    “貌似这个雷动天这次也没说什么始末缘由。只是从头问咱们,人呢?人呢?”冰尊者道:“咱们抓了他的人么?”
 
    霜尊者哼了一声道:“事已至此,刨根问底还有意义?这个是当前重点吗?”
 
    旁边,一个充满了悲惨和仇恨的声音响起:“不错,事已至此,什么原因,什么起始,委实是再没有追究的必要了!此仇不共戴天,不死不休!”
 
    …………
 
 
------------
 
第七十章 再入尊府!【二合一】
 
    正是剑尊者醒来了,普一醒转,便即立下了决死之誓言!
 
    雪尊者皱着眉头说道:“此仇肯定是不能放过的,但此事之源头还牵扯到九尊之残余,甚至很大机会就是那个风尊搞出来的……这其中蹊跷还是存在的。”
 
    “等抓住雷动天,一切便可分晓!”
 
    霜尊者咬着牙:“今天真是……”
 
    想要说,真是憋屈。
 
    但是想到剑尊者这个导致憋屈的源头就在旁边,生生忍住了没说出来。
 
    “咱们的人呢?”雪尊者问道。
 
    “之前打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到?”
 
    “人?!”外面一个声音冷冷的响起:“亏你们还有脸问,你们的人!若是你们不是那么急,等人手全部到齐了再行动,哪里会搞出这么一桩狗尿不骚的事情!”
 
    “主上!”
 
    冰霜雪三人即时站了起来。
 
    连地上躺着的剑尊者,脸上也露出尊敬的神色。
 
    外面的人却没有进来,唯有悠悠的声音传入:“这件事我不会再管。你们既然与人家定了盟约,就需遵守;若需协助,自己去找供奉堂吧,但是,若是再有纰漏,一切后果都由你们自行负责。”
 
    里面四人都是满脸羞惭。
 
    雪尊者道:“主上,这一次雷动天的事情足以表明,他的家族之强大。若是万一其家中高手到来,恐怕我们……”
 
    外面没有什么声息,似乎在考虑。
 
    良久,四个小玉瓶悠悠的飞了进来。
 
    “这是破境丹!”
 
    外面传来悠悠的声音:“你们的修为,还差一步才能服用;现在服用的话,恐怕对以后的神位有损。不过,你们既然矢志报仇,就先给了你们。究竟如何,你们自己做主!”
 
    说完这句话,外面就此再无声息。
 
    这一次,年先生是真的走了!
 
    四大尊者齐齐羞愧莫名。
 
    将十拿九稳的事情办到这等地步,本就是丢人至极的。
 
    妥妥的能力问题,运气问题,外带人品问题!
 
    能怪年先生诟病么?
 
    不能,没有立场反怪的说!
 
    看着地上的破境丹,雪尊者一声长叹。似乎,以往念念不忘,做梦都在想的破境丹,此刻也没有了多少诱惑力。
 
    “先来说一说正事;主上现在对我们很失望,必须要做点事情出来了。”
 
    “罢了,我们现在还是摆正心态,面对现实吧!现在就明面的状况来说,我们已经退出了天唐城。不过无论是我们还是对方,都知道这是一个迫不得已、彼此妥协的局面;相对于实力占优的我们,却有身处异地、老大和老四身受重伤,勉强留在天唐城,不免要承受许多不必要的危机。莫不如暂时安顿在这边,留一个人看护老大,另外两人则直接回去,暗中行事。”
 
    雪尊者道:“我的想法是,由冰你留下看着老大;我和霜重返天唐城,汇合我们的人手,然后给你们派两个人过来,照顾你们,安心调养恢复。”
 
    “天外云府虽毁,但双方既然达成谅解,我想那云扬一定会重建云府,但这怎么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短时间内他们仍旧会另找地方落脚,这是我们可以利用的一点,还有,也是当前关键着眼点。那雷动天实力惊人,更有同等实力的家仆相伴,绝不可能全无来历的凭空出现,”
 
    “我们现在碍于与云扬的约定,不能强攻云府灭杀此獠,但……我们或者可以反过来利用此点,让他放松戒备;等他离开的时候,秘密追踪。一网打尽,甚至是斩草除根,灭其家族,这才是一劳永逸,否则总有后患!”
 
    “这么算下来,这一次攻击不利,反倒不算是全然的坏事。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不留隐患的胜利,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胜利!”
 
    “另外,有鉴于雷动天本人的实力,相信他出身的家族又或者师承门派,必然是非同小可,势力极强。单凭我们这些人的力量,未必足以应对对方。为求稳妥,供奉堂那边只怕也是必须要找的。”
 
    “当然,这一切是要再得到确切消息之后才去找供奉堂帮手,万一搞错了,不但丢脸,更是浪费人力物力,徒劳无功。”
 
    “所以,当前需要将雷动天的底蕴背景来历完全确定了解之后,再通知主上和供奉堂才为上策,再不能轻举妄动,我们失手一次,已经太多,不可以再有第二次!否则你我兄弟真的没啥面目面对主上了。”
 
    冰尊者道:“二哥,主上真的走了?”
 
    雪尊者淡淡的笑了笑:“主上的心思,又有谁能猜得明白,既然主动弄不明白,那就不必多猜,徒劳无功,白费功夫!”
 
    跟了年先生这么多年;雪尊者如何不已经明白这个中关窍。
 
    而且,若是以往自己等人将事情办砸,而且还要委曲求全成这个样子,绝对会引来一阵雷霆暴怒,甚至会有更严重的惩罚。
 
    而这一次年先生虽然仍旧是表现得很不爽,却并没有多说更多,甚至还主动给予了供奉堂的调度权。
 
    甚至,给了破境丹!
 
    这是以往绝不会享有的待遇!
 
    这早已证明,主上肯定是有别的心思。
 
    光是这一点,就需要自己等人好好琢磨。
 
    若是将主上暗中的心思一并完成,才算是真正的功德圆满!
 
    “对了,还有一点同样重要,主上既然允许我们动用神堂,那么也从侧面说明了那雷动天背后的实力只怕真的很不好对付,不,事实上雷动天本人的实力就已经极为恐怖,尤其他那一手诡异的手印秘招,现在想来,犹有余怖。”
 
    雪尊者郑重道:“所以我们彼时再对上他的时候,必须要一开始就动杀招!直接以领域开战!”
 
    霜尊者淡淡点头:“那小子的实力固然在我们之上,但只要我们先一步开启霜雪联袂,领域合璧,必可轻易压制。”
 
    雪尊者仍旧不敢轻心,跟霜尊者两人商量了半天战术,剑尊者与冰尊者在一边出谋划策。
 
    说起这一次的失利,四人其实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江湖战场失利,本就是常事,只要人还在,修为还在,随时可以找回来,哪里算得了什么。
 
    真正压在四人心头的大事,其实还是剑尊者的伤。
 
    这可不是能够简单疗复的寻常伤势。
 
    兄弟几人嘴上不说,实则心中早已满是暗暗担忧。
 
    剑尊者这个直接当事人,心中自然更是忧心如焚,但脸上却丝毫也没有表露出来,就只有眼神更加的阴沉!
 
    “这破境丹……”霜尊者欲言又止。
 
    “先收着。”雪尊者道:“万一事不可为,动用领域逃走再服用破境丹也不迟!”
 
    “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