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姐的意思虽然没有明白表露她也不可能太明白的

云扬这下子是真的造蒙了。
 
    女儿身!
 
    四哥水尊竟然是个女的!
 
    四哥其实是……四姐?!
 
    这一点,云扬可是想破了头也没有想到的巨大机密。
 
    毕竟在云扬的认知中,四哥水尊平常的形象也是说话粗声大气,行事干净利索,举止……略微有些矫揉造作,但仍旧是一副糙汉子模样,个子固然矮了些,但看起来也足够粗壮啊。
 
    以上种种特点,怎么说也跟女儿身扯不上关系啊。
 
    不过一旦知道了关键点,云扬不禁回想起来往昔兄弟相处之时的许多蹊跷事,确实是有些时候,水尊的身材貌似会有细微差异,有时候瘦一些,有时候就粗壮一些;现在想来,想必是用了某种手段,籍体型掩饰身份,换言之,四哥……嗯,四姐并没有将真容显现在众兄弟面前吧!
 
    “我天生水魂绝脉,自幼便体弱多病;身具水魂绝脉之人,绝少有人能够活不过三十岁;而我现在已经二十七,命数如斯,我虽心有不甘,却无悔!”
 
    “八岁那年机缘巧合遇到师傅,是我此生的第一大转折,正是师傅传授给我的水梦神功功法令我得以全命续生,更有此入道;虽然我初初修炼的功法并不能消弭水魂绝脉的隐患,却能使我身体维持康健;而二十一岁,成为九尊之一则是我的第二次人生转折;在修炼了圣水诀之后,我与生俱来的水魂绝脉反而令我因祸得福,修行水相功体进步极速;更兼不再有性命之忧的牵绊,然而也不知怎地,我总是预感,即便是避过水魂绝脉死厄的我,仍旧过不了三十大限……”
 
    “来日终途不知何期,然而对于我这个本该必死却侥幸得活的人,已经是赚到了太多,只是,我纵使无悔,心中仍有牵挂,除了咱们一班兄弟之外,还有两个人,一个是我的丈夫,一个是我的儿子。”
 
    看到此处的云扬耸然动容。
 
    丈夫!
 
    儿子!
 
    水尊居然还有丈夫和儿子,这……
 
    “怎地从来没有发现这等巨大隐秘呢!太惊悚了!四姐,隐藏得够深的啊!小弟佩服佩服!却不知四姐被这朵水莲花被什么样的孬人给拱了,他日见到,定要先难为一番才是正经!”云扬挠着头,蓦然升起自家姐姐被某人男人占去了的愤恨。
 
    “彼时我若已去,想必我夫也定然一道而走……嗯,我的丈夫就是咱们的老大。土尊!”
 
    看到这里,云扬的头皮猛然炸了起来,彼时萦绕在心头的许多疑惑,登时迎刃而解,悉数消弭。
 
    那种种反常迹象……
 
    “我之身份,在入选九尊之时于老大就非是秘密;之后两年我们慢慢相知,慢慢相爱,更于三年前偷偷结合……虽然此缘不能显于人前,甚至不能让众兄弟得知,但能得朝夕相伴,已经是莫大缘法,心中唯有满足欢悦。”
 
    “然而终究是隐瞒了众家兄弟们,心中遗憾歉疚久存,于是在旧宅子下面,埋藏了九百坛喜酒;愿有朝跟兄弟们坦白之日,共饮一醉。”
 
    “我知道他的身份,他乃是玉唐皇子,然而这一层身份于我却无芥蒂。于我而言,他只是我的丈夫,此生此世,他除了是九尊之外,就只是我的丈夫,如此而已。”
 
    “所以说,我真的很幸福,比这世上绝大多数的女人都要幸福。而加入九尊以来的这几年,更是我此生最幸福的时光;哪怕是现在在写这样一封遗书,我也是很幸福的在写。”
 
    “对于正在看我这封遗书的兄弟,我在此有一个请求;也是我毕生最后的心愿!就是我的儿子,他今年只得一岁。希望你能帮我照顾好他,将他当做自己的亲儿子去抚养。”
 
    “我这一生,最愧对的就是我的儿子。身为皇家血脉,却不能享有任何天潢贵胄的待遇;身为有父有母的孩子,却得不到父母半分呵护;身为九尊后人,却永远不能显于人前。”
 
    …………
 
    本章六千二百字。二合一大章。
 
 
------------
 
没写出来,请假。
 
今天姑姑八十四岁大寿,喝了点酒,回来本想加班,结果到现在写出来的不行。
 
    索性请个假吧。
 
    明天更。
 
    抱歉了
------------
 
第七十一章 明白你的意思!
 
    云扬继续看下去。
 
    “孩子大名叫做玉乾坤,小名宝儿,他是我的宝贝;宝儿天资并不好,只有天开五窍;但这也好,我本就希望他能够平平安安,无灾无难地度过他的人生。”
 
    接下来乃是一大段洋洋洒洒的关于孩子的描述。
 
    然后便是对兄弟们的嘱咐。
 
    云扬一个字一个字的看下去,一直看到最后。
 
    “若是有兄弟看到我这一封信的时候,只怕咱们兄弟未必还存在的很多人了;我衷心希望幸存的兄弟们,每一个都要高高兴兴的活下去。不要再执着于报仇,不要再背负这么多的东西,也要好好地,好好的活下去。”
 
    “活着,才是最大的幸福!”
 
    “孩子的信物,在……”
 
    遗书看完了。
 
    云扬的心头却又更加沉重了几分。
 
    叫了好几年的四哥,到现在才知道,原来应该是四姐。
 
    不,貌似称之为大嫂好像更适宜!
 
    但他随即想起了什么。
 
    急忙又将遗书全部看了一遍。
 
    尤其是其中一段话,云扬反复看了十七八遍。
 
    “我这一生,最愧对的,就是我的儿子。身为皇家血脉,却不能享有任何天潢贵胄的待遇;身为有父有母的孩子,却得不到父母半分呵护;身为九尊后人,却永远不能显于人前。”
 
    云扬合上遗书,仰脸向天,长长的吸了一口气。
 
    水尊的遗书之中并没有任何的倾向性,就只希望她跟土尊的孩子能够平平安安,无灾无难,度过他的人生。
 
    这是一句很平淡的话,亦是母亲对孩子最大的祝愿。
 
    但云扬却从上面一段话之中,隐约读出来了一些别样的东西。
 
    身为皇家血脉,他不能享有任何天潢贵胄的待遇;身为有父有母的孩子,却得不到父母半分呵护;身为九尊后人,却永远不能显于人前。
 
    “四哥……呃,四姐,不对,应该是大嫂……算了,怎么叫都对、都行吧。”云扬苦笑一声,随即凝神沉思:“四姐的意思虽然没有明白表露,她也不可能太明白的表露,但她想要补偿孩子的那份想法,我却是能够领会的。”
 
    “尤其是隐蕴其中的那份怨怼之意,意味深长,难怪我才是能够让她最安心的那个人!”
 
    “四姐,你放心吧!”云扬默默的说道:“既然你将孩子交给了我才安心,而这么多兄弟如今也就只有我自己在这里,那么……我会帮孩子,拿到一切!”
 
    “我明白你和老大的意思!孩子的大名,叫做玉乾坤!这个名字,就足以让我完全明白。”
 
    他的眼神中猛然射出锐利的神芒!
 
    “包括,老大得到又失去的!也包括,亲情呵护,也包括……九尊后人的身份!”
 
    “总有一天,我要让这一切,全都是大白于天下!”
 
    “非如此,何能安心!?”
 
    “你,大哥,还有孩子,尽都如是!”
 
    云扬小心的收起来水尊的遗书,妥善收藏。
 
    其他兄弟的遗书,基本都已毁掉;唯有水尊的这份遗书,却是不能毁掉的,云扬另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