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及至全部完工之后中间的通道部分

 
    他收好了承载圣水诀功法的玉珏以及神木诀入门心法,又将那孩子的信物,极为小心的收入空间戒指之中,又自恋恋不舍的在九尊府里转了一圈。
 
    现在,九尊府中还有三个房间没有打开。
 
    老大土尊的,老二金尊的,老三,木尊的。
 
    云扬在三个房间门前转了几圈,深情的看了几眼;再次进入水尊的房间,呼吸着空气中残留的味道之余,默默告别。
 
    随后,他又分别去了火尊的房间,雷尊的房间,血尊的房间,风尊的房间,一一告别。
 
    也不知怎地,云扬迄今为止,仍旧感觉到兄弟们尤在,都在各自房间里等待着自己,但凡来到九尊府,一定要去见一面,然后再走。
 
    “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云扬轻声道:“下次再回来的时候,我会去看你的,三哥。”
 
    按照云扬的想法,修炼神木诀第一层而已,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搞定。
 
    但云扬根本就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这一次离开九尊府,及至再一次进去的时候,居然已经是好久之后了!
 
    云扬出来之后,即刻化风离去,杜绝任何一点泄露自身痕迹的可能。
 
    或者是情绪波动未息,云扬没有注意到,身后九尊府浓郁的云雾在异常激烈的翻腾,不知道为什么竟再不复之前的平静。
 
    守护在外面的老兵们一个个的观视着九尊府的云雾异动,每个人脸上都是慢慢的诧异,却又是一脸欣喜。
 
    “九尊大人有人回来了?不知是不是风尊大人?又或者是别位大人再临,这是喜事,天大的喜事!天佑九尊,天佑玉唐!”
 
    良久良久之后,九尊府上空的云雾翻腾渐渐止息。
 
    然而这一夜,九尊府的云雾异象却让很多人浮想联翩,彻夜不眠。
 
    云府。
 
    老梅兼职监工,一丝不苟的督促着工匠干活儿。
 
    务求将云府的每一处布置,都尽量的恢复原样,唯有原本的花架那块,因为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坏,又有云扬专门嘱咐,干脆就整块不动。所以云府地界满目尽是喧嚣,唯有那边的一片空地,成了无人禁区。
 
    工匠们对此都表诧异,不明白那边为啥就不让去,不是重建天外云府么?
 
    那么一大块地方,全都空置,完全不修葺?!
 
    府中的积雪,还有倒塌的房屋,全都在半天时间之内就被清理了出来。
 
    各种高级建筑材料,遂开始向着云府这边集中。
 
    这就是典型的有钱好办事,建材如流水,白玄石堆积如山。
 
    绝对好大手笔!
 
    工匠们之所以会纳闷花架原址那块为何不动工,直接弃置,主因便在于云府偌大的宅院,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是于同一时间开工的,就没有不开工的地方!
 
    这次的工程,工匠们可谓干劲十足,先不说开工的工钱,就光是那些已经损坏的,已经倾塌的部分,都是直接被清理出去,全都不要了。
 
    单只是这些废墟中有价值的材料,就让这些工匠们发了一笔额外的横财,天外云府乃是皇室宗亲府邸,云侯本人更是玉唐皇帝陛下信重的兄弟,虽然这份关系不能明说,但,皇帝陛下心中清清楚楚,却又怎么会亏了这位兄弟。
 
    当初建府之时,所用建材尽是上乘品质,即便如今已经毁得七七八八,些许残料也有价值,至少对于这些建筑工人何异根本无法接触到的高级材料,而正是基于这种心态,工程进度快的不要飞起。
 
    雷动天的伤还没有什么起色,这边云府的地基已经搭建得差不多了。
 
    只是当老梅想要请示云扬该如何构建地下建设的时候,却发现,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自家公子的人了。
 
    “把这么大的摊子交给我,把好几亿的银子交给我……自己就这么消失了?公子这心也太大了吧?”老梅傻眼了。
 
    “这分明对你的信任,你咋不知道好赖呢!?”方墨非呲着牙。
 
    “屁!”老梅没好气的道:“这地下构建乃是公子三令五申的,若是由我擅专,彼时建造出来不符合标准要求,那时候倒霉的还不就是我!?”
 
    白衣雪晃来晃去,翻着白眼说道:“你是总管,你不倒霉谁倒霉?”
 
    老梅一时间为之气结。
 
    这个白衣雪,自从进入了云府之后,性格越来越是向着冬天冷的方向发展!
 
    从一开始的白衣如雪飘然出尘,发展到现在的贱气四溢,张口闭嘴必让人想揍他的超然地步,前前后后一共才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这个方向可是一个不健康的方向啊老铁!
 
    你这样,我们真正是扎心了啊!
 
    但老梅什么人,不过灵机一动,便即计上心来,眼前这俩人幸灾乐祸,指望不上,不还有别人么,径自去找水无音了。
 
    他可是知道,水无音乃是云扬的绝对心腹,其被信任程度貌似还要在自己之上。
 
    最关键的还在于水无音的心思慎密程度,绝对不下于云扬;在某些方面还犹有过之。
 
    找这样的人帮手,于此事有百利而无一弊,妥妥的最佳选择!
 
    采用秘密联系渠道找到水无音,将云扬的打算一说,水无音的眼睛立即就亮了:“妙啊!这是典型的灯下黑啊!高,实在是高!”
 
    对于云府地下设计,水无音可谓是感兴趣到了极点。
 
    根本就没用老梅怎么催促,水无音已经开始悉心设计,渐趋废寝忘食的地步。
 
    “就按照我这个来。”
 
    水无音在忙活了两个时辰之后,给出几张图纸:“让这六支队伍,各干一边。及至全部完工之后,中间的通道部分,由我们自己来完成。这样可以确保全然的神不知鬼不觉。或者到时候让老大亲自来打通,那就彻底不存在任何泄密的可能了!”
 
    “妙计!妙,实在是妙!”老梅瞪圆了眼睛。
 
    怪不得自己一辈子只是一个武者,而云扬和水无音这等人却能号令群雄,这等脑瓜子的转速,自己就算是拍马也追不上啊!
 
    刹那间就设计好不得止,而且想出来一个近乎天衣无缝的保密办法!
 
    这等脑子用来坑人,简直好用到不要不要的程度!
 
    有没有?!
 
    ……
 
    云扬从九尊府出来,没有回家,而是就直接去了水尊所说的孩子所在地址。
 
    这件事对于云扬来说,乃是头等大事,刻不容缓。
 
    一路狂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