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执行任务恐怕

-----------
 
第七十二章 九尊血脉!
 
    一直到出了天唐城,又再次在茫茫大雪中狂奔上千里,进入了莽莽群山之间,踏足那孩子目前的置身所在。
 
    触目所及,此地乃是位于群山环抱之中。一个秀丽幽静小山村;整个小山村合共就只有四五十户人家,傍晚时分的炊烟在积雪厚厚的房顶上袅袅升起,显得整个小村庄便如同一副山水画一般,尽是安乐祥和。
 
    云扬好似一阵风一般的刮了下去。
 
    落点直指一个分外宁静的小院子,正在整个村落的正中间。
 
    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个看似寻常的小小村落,共是四十九户人家。然而明眼人看去,却不难发现,另外的四十八户,正好形成了一个异常严密的保护阵势,将位于最中间位置的那个小院子严丝合缝的方式,重重包围,保护起来。
 
    云扬一路进来,敏锐地察觉到,最少有二十多道神识,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只是没有进一步动作而已。
 
    沿途所经过的七个院子,每个院子都有一个壮汉神情危险的盯着自己;又或者是一个妇人,在门口做针线活,那俏丽的眸子,似有意似无意地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
 
    彼端目标小院子大门紧闭。
 
    云扬站在院子门外,正待抬手敲门之际,却听到吱呀一声,旁边两户人家的大门同时打开,两个大汉不约而同的缓步走了出来。
 
    一脸的戒备之意。
 
    “这位公子来到这里,敢问有何贵干?”
 
    这个村子所有的人身上,都裹带着一股子彪悍的气息。
 
    云扬轻易就能够从他们身上嗅出来那种踏足过战场的铁血味道。
 
    他循声搭眼过去,却见走出来这两个大汉,一个左胳膊的衣袖空荡荡的,另一个则是走路似乎有些一瘸一拐的,却不是很明显。
 
    云扬亲切的笑了笑:“不知两位乃是哪一所军营中退下来的兄弟?”
 
    两个大汉警惕的看了他一眼,道:“咱们不大明白公子这话的意思,我们兄弟只是山中猎户。何曾从过军入过伍当过兵?!”
 
    云扬微笑道:“没有么?看来是在下误会了……我此次是前来探望我侄儿的。”
 
    “你的侄儿?”两个大汉齐齐皱眉,诧然问道。
 
    “我的侄儿小名叫宝儿,两位可知道么?”云扬说道。
 
    “宝儿?”两个大汉更加警惕起来,厉声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云扬叹了口气,手腕一翻,拿出来一块玉佩。
 
    赶紧拿出信物来吧,再不挑明身份,只怕那两人就要动手了,万一伤到人可就不好了,伤到自己还好说,万一伤到那俩大汉呢?
 
    这可是忠心耿耿到了极点,付出一切来保护老大孩子的好汉子!哪怕是掉一根头发,云扬也会心疼。
 
    两个大汉接过那玉佩看了一眼,突然猛地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自己人,莫怪莫怪。”
 
    云扬收起玉佩,微笑道:“不知者不罪,诸位更是心系我那侄儿的安危,怎地就怪了,却不知道宝儿现在在哪里?”
 
    若是按照时间推算,水尊写下遗书的时候,乃是在一年半之前;现在的话,宝儿该当已满两岁半了,能跑能走能筑基了。
 
    可是一个不到三岁的小男孩,却再没有了父亲母亲,云扬一想到这里,不由得心中一酸。
 
    “宝儿就在家里,他很乖的。”两个大汉的脸上是情不自禁的宠溺的笑容:“今年宝儿的力气大了很多,也聪明了很多。”
 
    说着其中一个大汉快步跑过去敲门:“李妈,李妈,快开门,来贵客了!”
 
    里面一个妇人温柔的声音惊喜说道:“是宝儿的妈妈来了么?”
 
    细碎的脚步声急急的响起。
 
    随即,大门一下子打开了。
 
    一个体型瘦弱却风韵犹存的三十余岁女子满脸喜色出现在面前,伸着头四处寻找。
 
    想到对方盼望的人恐怕永远也来不了了,云扬心中又是一酸,传音道:“对面的可是李迎秋李大姐吧?”
 
    女子闻言一愣,随即就笑了起来:“原来这位公子便是贵客,请进请进。”
 
    云扬这句话,乃是以传音方式所说,一切尽都为了妥善。
 
    举世之间,知道这个女子真实姓名的人一共就只得两个人。
 
    土尊和水尊。
 
    所以云扬这么一说,这女子如何还不知道,当真是自己人来了!
 
    而且还是土尊与水尊绝对信得过的那类人!
 
    “宝儿,宝儿,快出来。来了一位好俊俏的叔叔!”李迎秋咯咯一笑。
 
    厚厚的门帘子一下子掀开,一个粉妆玉琢一般的小脑袋探了出来,骨溜溜的眼珠子看着云扬,怯生生的说道:“妈妈没有来么?”
 
    黑漆漆的眼珠子之中闪过难以掩饰的失落,很是怏怏不乐地放下了帘子,却又似乎觉得有点不大礼貌,又掀开帘子说道:“客人好。”
 
    这才又缩回头去了。
 
    云扬只看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乖巧可爱懂事的孩子。
 
    漂亮,干净,可爱,乖巧,腼腆,礼貌;唯一一点不足大抵就是……有点儿太瘦弱了些。
 
    “这孩子,天天就盼着妈妈来,每次他母亲过来啊,都亲不够似的。”李迎秋怜爱地说道。
 
    云扬心中一痛,微笑道:“母子天性,小孩子理应如此,何足为怪。”
 
    李迎秋看着他的神色,有些犹豫的问道:“这个……孩子他妈之前从来没有带外人来过,嗯,我的意思是说……孩子的父亲母亲,这次为啥没来啊?”
 
    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他们……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执行任务,恐怕……要过相当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李迎秋皱了皱眉,默然道:“原来如此,他们永远都是那么的忙。”
 
    顿了一顿又问道:“敢问公子贵姓?”
 
    云扬沉吟了一下,试探的说道:“我姓风,风调雨顺的风。”
 
    李迎秋目光一亮,道:“风这个姓倒是真不多见;还记得孩子的父亲有一次说过,他的一个兄弟也姓风。”
 
    云扬笑了笑,道:“那就是我了,大哥的兄弟之中,就只有我姓风。”
 
    李迎秋仅存的戒备心也尽数消失了,热情的让了云扬进屋里落座。
 
    “牛大哥,何大哥,你们若是有时间,不妨帮我打些野味过来,我来整治几道菜,今晚上招待贵客。”李迎秋回身说道。
 
    两个大汉哈哈一笑:“这还用说?一会儿我们约着十来个人一起去,多弄些野味!”
 
    大笑着转身而去。
 
    云扬看着那两人渐行渐远的背影,心中下意识的发散思维,看来大哥和四姐并未将自己真正的身份告诉他们,包括这个李迎秋都不知道孩子的父母竟是九尊之二。
 
    因为,若是告诉了的话,自己说自己姓风的时候,对方就应该很明白眼前人是谁了!
 
    才一进屋,顿时感到一股暖气扑面而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