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我的爸爸妈妈啥时候才来看我呀很久是多久啊

 
    宝儿怯生生的偎依在李迎秋怀里,道:“叔叔你是谁?我的爸爸妈妈呢?他们为什么没有来?宝儿好想他们。”
 
    他的小手里抓着一柄细细小小却非常精致的木剑;云扬看那削做的痕迹,正是水尊的手笔,材质亦与之前所见的那尊木像一般无二。
 
    云扬轻声笑了笑,道:“宝儿想念爸爸妈妈?”
 
    宝儿用力的点头:“想!”
 
    云扬微笑:“有多想?”
 
    宝儿转着眼珠,道:“昨天晚上做梦还梦到了妈妈。妈妈怀里好暖和,比火炉子还暖和。”
 
    云扬险些掉下泪来,道:“宝儿的爸爸妈妈现在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要很久很久之后才回来,宝儿之后先跟着叔叔过日子好不好?”
 
    宝儿用力摇头,鼓着腮道:“不好!”
 
    李迎秋闻言却是愣了一下,沉声道:“公子,孩子的母亲说要接他过去吗?”
 
    云扬摇头,道:“孩子的母亲只是说,孩子大了,也要到了蒙学的时候了,老是呆在这里,恐怕……”
 
    李迎秋脸色有些怔忡起来。
 
    云扬所说的这点,委实是迫在眉睫的实在问题,亦是无法忽视、不可回避的问题。
 
    在这样的封闭的小村落里,怎么能有好的教导?
 
    云扬微笑的说道:“我的意思……我在那边有足够的居住地方,连带咱们全村这些人大家一起搬过去,省得你们不放心宝儿,相信宝儿也不愿意离开你们!”
 
    李迎秋喜道:“那最好不过。”
 
    这点才是李迎秋犹豫的关键问题所在,她自然是舍不得离开宝儿,而宝儿想要得到好的教导却是必要离开这个小村子,李迎秋本来已经做好她自己一人跟宝儿随云扬的打算,然而云扬直言欲将整个村子全数打包带走,却是消除了李迎秋最后一点疑虑!
 
    宝儿嘟着嘴,奶声奶气的道:“妈妈在那里么?妈妈不会不要宝儿了吧?”
 
    显然小孩子还没有意识到云扬话里的含义,仍旧一意追问他最关心的问题。
 
    云扬柔声说道:“妈妈只要回来就会去那里找宝儿的。宝儿可是妈妈的心头肉,怎么会不要宝儿呢?”
 
    宝儿低着小脑袋,闷闷不乐:“可是宝儿好几次做梦,都梦见妈妈不要宝儿了,他们在前面走,宝儿怎么喊,他们也不回头……”
 
    …………
 
    下午还有更新。
 
    今早晨七点钟就爬起来码字,断了一天,自己感觉跟犯了罪似得……
 
 
------------
 
第七十三章 告诉你一个秘密!
 
    云扬心头陡然一抽,一股难言情绪涌上心头……
 
    看着宝儿天真的脸,那黑白分明的带着无限渴望的眸子,云扬咕嘟一口苦酒慢慢的咽下,竟然无言以对。
 
    大哥,四姐,你们真的舍得下我们么?
 
    就真的舍得下,自己的孩子么?
 
    当天晚上,云扬放下所有,就在这偏僻的小村落里,大醉一场。
 
    村里的几个大汉围着云扬劝酒,每一个都是豪爽之辈,端的酒到杯干,这偏远的荒村,自然没有什么好酒好菜。但云扬却喝得津津有味,乐在其中。
 
    一个个精致的小玩意送出去,不过片刻,就将宝儿哄得开开心心的,径自钻进了他怀里,坐在云扬膝盖上,小猫儿一般在他怀里扭来扭去,满是亲昵之意。
 
    不知道小家伙的个性是天生内向,还是因为环境因素造就,话不多,就算是很高兴,也是不怎么表露。
 
    小人儿抱着喜欢的玩具,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却是紧紧的珉住嘴,不像是一般小孩儿那样欢天喜地。
 
    只是小手一直悄悄的拨弄,但每拨弄一次,却自开心地两个眼角都偷偷的弯起来。
 
    云扬看得满心疼爱怜惜,恨不得将小人长久的揽入怀中。
 
    ……
 
    第二日。
 
    云扬步出小村子,宝儿拉着他的手,恋恋不舍一路送到村口,怀里抱着一头小小的白猫儿。
 
    正是四白白。
 
    云扬特意将吞天豹留下一只,给宝儿防身,当然,所有人都以为那只是一头最寻常的猫宠,除了盛赞云扬这个叔叔行事仔细,长途跋涉而来,居然还带有这样的活物,当真是有心了!
 
    此外,云扬还留下了五千两银票。
 
    倒不是云扬不愿意多留,而是在这等偏僻得令人发指的地方,即便有钱也买不到东西,过于露富,反而会图惹烦恼。
 
    云扬并不希望看到这帮淳朴忠心的汉子因为几两银子而闹得不可开交,那可就跟云扬的本意不符了。
 
    等彼时将成立全部安排妥当,让大家搬到天唐城那边,见多了之后,再慢慢的补偿也不迟。
 
    “风叔叔,你还会来看宝儿吗?”宝儿仰起头天真地问。
 
    “会的会的,我很快就会再来,等再来的时候,咱们就一起搬进城里去了。”云扬蹲下身子,微笑道:“那边有好多好玩的!保管宝儿喜欢。”
 
    宝儿小手爱怜地抚摸着怀中乖巧的四白白,道:“它为什么叫四白白呢?前面是不是还有三只白白?”
 
    云扬哈哈大笑:“宝儿真聪明,前面真的还有三只白白,等你去城里那边,就能看到其他几只白白了。”
 
    及至云扬走出了好远,宝儿孤零零的小身子兀自在村口张望;小脸上一脸不舍。
 
    自幼,除了爹妈之外,从未有人对他这么好;全村的人,包括李迎秋,都是将宝儿当做了小主子伺候,如云扬这等属于自家长辈的关爱,却是没有人敢。
 
    宝儿满心的不舍,但却不敢留云扬。
 
    “风叔叔有大事要做呢。”宝儿安慰自己:“很快就和爸爸妈妈一起来看我了。”
 
    怀中四白白向着云扬离去的方向委屈的喵喵叫着,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不是二白白?为什么不是三白白?为什么不是五白白?
 
    呜呜呜,宝宝好委屈。
 
    宝儿抱着四白白,小手轻轻抚摸,安慰道:“四白白,放心吧,等叔叔再来的时候,咱们就跟着回去了,到时候你想到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啊!”
 
    四白白喵呜叫了一声。
 
    宝儿道:“以后咱们都在一起玩,你可不能不理我啊,我们是好朋友,是不是?”
 
    四白白傲娇的叫了一声,偏过了头,喵喵叫。
 
    “我才没有兴趣哄小孩子……”
 
    “你答应啦,真好,太好了。”宝儿兴奋地一阵揉搓,可劲的讨好着四白白。
 
    四白白哀怨地伸直了腿:我那是反对好不好……
 
    你听不懂就说听不懂的,不要瞎联想。
 
    心塞啊!
 
    终于找到了土尊的骨肉。
 
    云扬的心头终于稍稍轻松了些许。
 
    然而却犹有一种不敢面对宝儿那纯净眼神的微妙感觉,尤其是,宝儿仰着头问:风叔叔,我的爸爸妈妈啥时候才来看我呀?很久是多久啊?
 
    云扬就感觉灵魂在颤抖,你爸爸妈妈啥时候来看你……
 
    对不起,孩子!
 
    我最多也只能够给你一个完全爱护你,宠你到天上的爷爷,但你的爸爸妈妈……
 
    我是真的无能为力!
 
    离开了小村落。
 
    云扬化风将周围千里都侦察了一遍,然后一个人坐在白雪皑皑的山头上,默默地想着心事,一直到了黄昏,才终于回去。
 
    ……
 
    天唐城风起!
 
    老元帅正在书房默默地看着地图,筹划着东方战事。
 
    突然风声飒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