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对帝王之术可谓是有相当的造诣尤胜陛下当年

秋剑寒的反应,可说尽在云扬的意料之中;这位将一生全部心血都奉献给了玉唐国的老将军,心里现在在想什么,云扬如何会想不到,事实上,云扬也早已想到,这亦是云扬难以做出抉择的根本原因所在。
 
    但这件事,却又必须要让他知道,比皇帝陛下更早一步知道。
 
    “风尊大人,敢问你想要怎么做?”沉默良久之后,秋剑寒终于回过神来,甚至有些口吃的问出来一句话。
 
    “此事还真不是我想怎么做!”云扬冷静地说道:“土尊给那孩子所取的名字,大名叫做玉乾坤!”
 
    老元帅身子陡然一晃,他岂能不明白这个名字深蕴的含义?
 
    秋剑寒又默然半晌,忽而幽幽地叹了口气,说道:“我要看看那封遗书。”
 
    这是应有之意,该然之事,虽然此举分明就有不相信风尊所言的成分,可能会引起风尊的不悦,毕竟玉唐高层从来不会,也从来没有质疑过九尊之言,然而这次,老元帅明知有碍,仍旧将话说了出来。
 
    云扬倒是丝毫不以为忤,很痛快地将那份合共五张纸的遗书交到了老元帅的手上。
 
    并同时更将圣水诀运起,随着一道蓝光闪过,白纸上缓缓的出现了幽蓝的字迹。
 
    这是九尊独特的防伪标记,唯有用自己的功法,打开自己的遗书,才能看到上面的字迹。
 
    其实在看到这位风尊一挥手间就展现出水尊的独门秘法;老元帅对于风尊刚才的说法已经信足了九成。
 
    但心思转动之际,却又见神情一震,转而注目于云扬:“风尊大人,敢问是否是九尊的功法……现在全部都在你的手里?”
 
    云扬沉默了一下,静静地道:“我在,就是九尊还在!一个,都没有少!”
 
    “太好了,九尊毕竟没有消失!”老元帅心中一片欣慰。
 
    “九尊从来就没有消失过。”云扬冷冷的说道:“我,就是九尊!”
 
    秋剑寒深深看了他一眼。
 
    云扬这几句话,很是言简意赅。
 
    然而秋剑寒却是将这几个字全都一一回味了一遍,这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老夫明白。”
 
    然后,他低下头,仔仔细细的观视水尊遗书。
 
    水尊的遗书中的某些心境,某些隐晦的思想;对于老元帅这等饱经世情之人,只需要是一眼就看得出来个中深意,但也正因为如此,老元帅看完遗书之后,又是良久良久都没有说话。
 
    这一夜,半晌无语的时候,远要比两人对话交流的时间更长,更长许多许多。
 
    “可有大皇子的……书信?”秋老元帅问道。
 
    他下意识的将遗书替换为书信,就老元帅而言,仍旧不希望大皇子已殁,虽然那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是现实!
 
    “还不曾拿到!”
 
    云扬直言不讳道:“我的能力,目前还就只能取得到四姐水尊所留的;老大和二哥三哥的独门功法,我暂时还拿不到,但再过一段时间,我当可取得,彼时若有必要,我会将之送来,给老元帅以及……陛下。”
 
    云扬做出了一个不定时且未必能够成行的承诺,毕竟此刻云扬尚不知道老大遗书留言的具体内容是什么,若是涉及到某些九尊机密之事,那就不能转给老元帅与皇帝陛下,这却是没办法也没法商量的事情,老大土尊乃是唯一一个知道其余八尊底细的人!
 
    秋剑寒点点头,将这封遗书小心的卷起来,递回给了云扬。
 
    云扬一直都在紧紧地盯着这封遗书;虽然老元帅是他绝对信任的人之一,但这封遗书中所说的事情实在是太大,动辄就是动摇玉唐国本;老元帅会不会做出另外的举措,云扬对此毫无把握,无论对自己的头脑智慧再如何的自负也好,老元帅的人生阅历见识却又不是云扬能及的!
 
    一直到遗书再次到了自己手里,云扬这才松了一口气。
 
    秋剑寒看着云扬手中的遗书,又是良久不语,唯有脸色变化万端,几乎有一盏茶的时间之后,终于又再开口出声道:“陛下若是知道了这件事,想必会非常高兴……”
 
    这句话,他说得格外意味深长,意有所指。
 
    云扬却是不言不动全然没有回应,似是听而不闻。
 
    “这个孩子……有风尊大人做他的靠山……何其幸运!”秋剑寒闭了闭眼睛。
 
    云扬淡淡的道:“幸运的应该是我才对,因为我从知道他存在的那一刻开始,才真正明白了我未来的路,我的前路,非是只有复仇两个字而已!”
 
    “我应该感谢这个孩子才是,我一直都知道我在干什么,也知道我的心态有问题,已然渐趋极端,然而正是这孩子的出现,让我有了给他当靠山的机会,也同时让我有了新的人生目标!否则我的前路,唯有血腥二字,不过是一条血路!”
 
    这句话说的可谓非常拗口,但秋剑寒却完全明白,兄弟尽丧唯余一人,将牺牲者的命债尽负肩头,当真只有竭力在这条血路上前行一途,然而双尊遗子的出现,令风尊的命轨出现偏移,再不复唯有复仇二字而已!
 
    云扬眼中闪出利剑一般的寒光:“若是九尊都还在,全都是这孩子的靠山,那才是他真正的幸运!”
 
    秋剑寒道:“看来风尊大人已经决定要怎么做了?!”
 
    云扬抬起头郑重道:“诚然。”
 
    秋老元帅来回踱步,单手负背后皱眉沉吟。
 
    云扬丝毫也不见外大马金刀的在椅子上坐下来,道:“本座斗胆,想要问老元帅几个问题。”
 
    秋剑寒道:“什么问题?”
 
    云扬道:“还请老元帅秉承本心回答,万不可遮掩回避,若是老元帅不愿回答,直接便是。”
 
    秋剑寒隐隐猜到眼前人想要问什么问题,脸色登时一阵灰败,沉声道:“你问。”
 
    云扬深吸了一口气,道:“当朝太子,在老元帅看来如何?”
 
    秋剑寒沉默了一下:“太子思虑周全,处事周到,更擅于笼络人心,对帝王之术可谓是有相当的造诣,尤胜陛下当年。”
 
    云扬翻了个白眼,道:“若是太子继位,玉唐未来将会如何?”
 
    秋剑寒这次直接陷入沉默,良久后才道:“或许……可保玉唐不失。”
 
    或许?
 
    云扬淡淡道:“老元帅若是不想回答,直接不答就是,何必做此违心之论,太子外宽内忌,面慈心黑;自以为长袖善舞,自以为胸怀帝王心术,自以为可以笼络满朝文武尽收其心,自以为处事高明……然而事实又如何,且不说满朝文武有几人真心依附,便只说其处事决断,根本就是刚愎自用,撞了南墙撞得头破血流了,仍旧死不回头。老元帅认为,我这番评价,中肯否?”
 
    秋剑寒脸色难看,道:“……泰半属实。”
 
    云扬嘿嘿一笑:“只是泰半属实么?我只问老元帅,若是这样的人当真登上大位,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而今太子麾下有几个朝中贤良?有几员善战之将?可有一位耿直之官!?一旦太子上位,现在的太子属官随风而起,届时,老元帅还认为玉唐或许能够不失吗!?”
 
    秋剑寒脸色难看至极,但他不得不承认,云扬说的,全是真的!
 
    现实就是这么的无奈!
 
    当今陛下虽然手下臣子中也有奸佞之辈,也有他国细作;但朝臣中更多的仍旧是忠贞之士;比如说,秋剑寒,冷刀吟,方擎天,铁铮,傅报国,上官将门……等等等等……
 
    但,太子手下,却是一个这样的人都没有!
 
    尽是一些阿谀奉承,溜须拍马之徒!偶尔有几个有能力的,也都是位卑官小,不堪大用。
 
    便如云扬所言,即便不论良臣,不说勇将,连耿直之人都找不出来一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